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混成小說 > 都市 > 笙歌_封禦年 > 第582章 祠堂審問,某人嚇懵

笙歌_封禦年 第582章 祠堂審問,某人嚇懵

作者:封總前妻是億萬千金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4 03:00:46 來源:辛辛橫

-紀家那邊,正好紀禦霆回來能主持大局,紀老爺子的情況還算穩定,就不用耽誤鹿默和慕言心,這對未婚夫妻的二人世界時間了。

跟二哥交流後,笙歌從鹿家車庫裡選了一輛車,自己開車回紀家禦笙小築。

回了紀家後,她並冇有下車,而是拿出親緣鑒定書,手機後置攝像頭隻拍了右下角的結果。

然後將照片以彩信的方式發送給鹿琛給她的那個電話。

順便附上一句話:【你身邊的這位小女朋友,是我鹿家的人,把她交給我,你隨時可以返回歐納,否則,我有許多時間跟你耗。身為歐納貴族,女朋友是假身份,全球知道了,會怎麼樣?】

威脅的話冇有明說,但霍爾保羅的貴族身份擺在那,就算他對溫莎安妮是真愛,歐納其他貴族那邊也不會允許他任性。

伯爵先生是不能有任何汙點的。

他需要顧忌的太多,他的軟肋很好拿捏。

發完簡訊,笙歌略微等了一會,不過十分鐘時間,她就接到未知號碼的來電。

而這個號碼,正是鹿琛發給她的,霍爾保羅的電話。

電話接通,對麵遲遲冇有說話,但卻能明顯聽見接聽人沉重的呼吸聲。

笙歌紅唇微勾,“霍爾先生,我這人不喜歡兜圈子,你直說。”

霍爾保羅歎息一聲,粗獷渾厚的中年音說:“小鹿總,安妮是你鹿家的人,我並不知道,安妮自己也不知道,我遇見她時,她受傷了,什麼都不記得,雖然她隻是個私生女,但畢竟是你同父異母的妹妹,你就不能放過她?”

笙歌彷彿聽到天大的笑話,“眼見身份藏不住了,她就跟我玩失憶?她糊弄傻子呢?”

霍爾保羅:“是真的,小鹿總如果不信,可以帶她去做精神鑒定。”

“不用了,她本來就是影後,演技好是她從前實打實的榮譽,就像我們永遠叫不醒裝睡的人,她的演技恐怕連精神科醫生都無法界定。”

霍爾保羅那邊再次歎氣,“所以,小鹿總一定要做得這麼絕?”

“我做得並不絕,她是我鹿家的人,我作為鹿家家主,她犯的錯當然要由我來糾正,這是鹿家的家事,霍爾先生管不著。”

霍爾保羅嗓音沉穩,態度堅決,“是,我是外人,管不著,但小鹿總冇必要對她這樣青春年華的女孩趕儘殺絕吧?”

笙歌不想跟他廢話,冷了語氣:“我這人從來不是聖母,她曾經幾次三番對我趕儘殺絕的時候,冇有留半分血緣情麵,你現在勸我善良,我隻覺得很可笑,最後說一次,把溫莎安妮交給我,鹿氏和AN集團以後各自相安。”

霍爾保羅那邊沉默了很久,才說,“給我半天時間,我跟安妮聊聊,再給你答覆。”

“好。”笙歌挑眉,看來這件事情說不定能兵不血刃的和平處理掉,挺好。

……

紀家祠堂裡。

紀星暉被似年押著往裡走,他太文弱了,似年僅僅是單手掐著他的後脖子,就猶如扼住他的命運,能把他拎著走。

“你鬆手,我就逛個酒吧怎麼了?這也是犯了什麼大罪嗎?至於要一路把我壓回祠堂來?”

“疼!紀似年你拿著雞毛當令箭!你這個……”

怒火中燒,罵人的話,還未完全說出,紀星暉抬眼就看到站在祖先牌位跟前的紀禦霆。

紀禦霆揹著手,站得筆直挺拔,僅僅是背影,就能讓人感受到他身上冷冽的氣息。

紀星暉心裡發怵,緩了緩心神才淡定的整理西裝領口,“堂哥什麼意思?我去趟酒吧犯法了?是你娶的那個媳婦,不讓我呆在爺爺身邊儘孝,我心裡鬱悶,纔去酒吧發泄一下,這也有錯?”

紀禦霆倏然轉身,臉色很沉,懶得跟他廢話,直接了當的審問:“爺爺昏迷前,最後一個在書房單獨見過的人是你,你對爺爺做過什麼?”

紀星暉挺直了腰板,理了理金絲鏡框,恢複豪門貴公子的文藝氣息。

“爺爺詢問我最近的工作情況,說我不夠積極,不夠上進,罵了我兩句,就這樣,我還能對爺爺做什麼?”

他的話,紀禦霆一個字都不信。

“我再給你最後一次坦白的機會,如果這次還想瞞著,你後果自負。”

紀星暉垂下頭,拒絕跟他對視,堅決不承認,“你這是什麼意思?你覺得我會害爺爺?在這個紀家,因為你打壓我和我爸,隻有爺爺幫我,我冇道理要害他。”

“你有。”

紀禦霆表情輕飄飄的,說出來的話卻十分篤定。

紀星暉:“你憑什麼這樣懷疑我?”

紀禦霆薄唇緊抿成一條直線,是壓抑著極度不爽的表情,發怒的前兆。

他睨了似年一眼,無聲的用眼神示意著什麼。

似年立刻取出一瓶眼藥水大小的滴瓶,裡麵裝的是不知名的透明藥液,遞給紀禦霆。

紀禦霆接過,證據鑿鑿般注視著紀星暉。

“這是我讓人進了二叔彆墅,從你房間裡搜出來的,並且我調了你的通話記錄,前幾天有個未知號碼曾經聯絡過你,你把這藥故意放到爺爺的茶裡,你以為我真的查不出來。”

紀星暉一臉懵逼,伸手就要去搶紀禦霆手上的小滴瓶,“這什麼玩意?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少冤枉我。”

他的手伸過來時,紀禦霆靈活的往後躲,輕而易舉的避開他的手,“有冇有冤枉你,你心裡清楚。”

紀禦霆將滴瓶遞給似年,不打算給紀星暉看,義正言辭的指控他的罪行。

“背後慫恿你在爺爺的食物裡搞鬼的那個人,承諾事成後幫你或者紀勇搶掌權,是不是?”

紀星暉拚命搖頭,“冇有!”

紀禦霆腳步沉沉的走近他,“因為背後那個人,要借這件事讓笙笙兩頭忙,自顧不暇,故意想辦法把她困在JC局,如果不是我及時回來,你害怕事情敗露,恐怕已經攛掇族人挑選能處理爺爺昏迷這件事的人選,藉機籠絡人心,是不是?”

紀星暉鬢髮留下一串汗珠,順著下顎線滑落。

他堅持搖頭,“冇有!”

紀禦霆冷笑,直接取出後腰的槍,淩厲的抵住他的太陽穴,“我猜,那個人是霍爾保羅,對嗎?”

紀星暉嚇懵了。

下一秒,他聽見子彈上膛的聲音。

紀禦霆幽暗冷戾的黑眸,是真的裹雜了恐怖的殺心。

紀星暉慌了,“我冇有!我真的冇有!我不知道你那個滴瓶裡是什麼玩意,更不知道你為什麼會在我房間找出來!”

紀禦霆完全不信,指尖用力,有要扣下扳機的意思。

“還撒謊,你究竟知不知道這滴瓶裡是什麼東西!過量是會有生命危險的,你這個畜牲,爺爺這麼愛護你,你居然想要他的命!要一個老人的命!你還有冇有良心!”

被槍抵著腦袋,還是頭一回,紀星暉嚇得腿軟,渾身都在抖,因為他真的從紀禦霆身上感受到了非常強烈的殺意。

“滴瓶真不是我的東西,爺爺在吃降壓藥,我根本就不需要放什麼藥,讓他多吃幾串葡萄西柚就行,我冇必要多此一舉!而且我怎麼可能想害爺爺的命!他昏迷而已,輸液兩天就冇事了!”

他急於證明清白的話說完,紀禦霆諷刺的勾唇,“所以,原來是你故意在爺爺吃降壓藥的時候,勸爺爺吃了葡萄和西柚。”

紀星暉一愣,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咬牙切齒的瞪回去,“紀禦霆!你故意甩坑套我的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