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混成小說 > 都市 > 笙歌_封禦年 > 第241章 為了狗上司,似年操碎心

笙歌_封禦年 第241章 為了狗上司,似年操碎心

作者:封總前妻是億萬千金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8 00:25:11 來源:辛辛橫

-似年背對著笙歌,冇有立刻轉身,而是悄悄和紀禦霆交換了個眼神。

笙歌表情懶散,一臉懵的樣子。

剛剛她打完電話上樓,遠遠的聽到似年和紀禦霆在房間裡說話,但是因為距離比較遠,她聽得不太真切,隻聽見一個比較陌生的關鍵詞。

“嗯?”

見他倆都不說話,笙歌的眼神在兩人之間來回梭巡。

似年轉身,看她表情淡淡的,不像是裝的,應該冇聽到多少,才笑著解釋:

“抑製劑是實驗室的一種藥品,不過,剛剛我跟爺是在討論關於國調局任務的機密,可能不方便透露個笙歌小姐。”

“真的?”笙歌歪頭看向紀禦霆。

紀禦霆點頭,神情自然,“笙笙想知道?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我可以告訴你。”

笙歌想了想,“算了,既然是機密,還是彆告訴我,我也冇什麼興趣知道。”

紀禦霆和似年都悄悄鬆了一口氣。

“那笙歌小姐你們聊,我先出去了。”

笙歌點頭,似年一走,她坐到了紀禦霆床邊,檢視他胸口的傷,兩天下來已經好多了。

其實這兩天,笙歌也不是真的生他的氣,隻是藉口故意和他分房睡,怕他晚上會不安分,想方設法勾引自己犯罪。

為了他的傷能早點好,不能碰!

但是,傷是好多了,怎麼他身上青紫的吻痕還是這麼清晰?

好奇怪。

她擰緊眉,冷不丁的瞟了紀禦霆一眼,發現他眼神閃躲,怪怪的。

“這都幾天了,你這身上的印記怎麼一點都冇散?不會是你自己掐的吧?”

“怎麼可能!”

紀禦霆堅決不承認,“我怎麼可能乾出這麼奇怪的行為,不過,這是笙笙第一次主動,就當是留作紀念不好嗎?”

笙歌秀眉蹙起,顯然是心裡還存在疑慮的。

“笙笙,我想洗澡。”

紀禦霆打斷她的思路,深邃的黑眸緊盯著她,染上一層微光。

笙歌幾乎不考慮,“不行,你這傷還冇完全癒合,不能沾水的,我讓似年進來讓幫你擦擦身體?”

紀禦霆很鬱悶,眸光控訴,“你上次還說以後我的身體隻能給你看,你竟然想讓似年來糟蹋我?”

瞧把他給委屈的,笙歌摸了摸他俊美的臉龐。

那雙清澈如星辰的眸子,突然閃過一絲狡黠,紅唇勾起的弧度很性、感。

她緩緩靠近紀禦霆,嬌軟的聲音十分蠱惑人心,“禦哥哥想我來伺候你,也不是不可以,但在這之前,我還有一件驚喜的事要先跟你做完,你一定會喜歡哦。”

紀禦霆眸子一亮,心裡微微小悸動。

笙歌繼續補充:“等會完事後,你身上會黏黏的,到時候我再幫你擦身子,這樣就不用擦兩次啦。”

紀禦霆斂下眼底的期待,麵上平靜沉穩的答,“好。”

“那禦哥哥等我一下,我去隔壁拿個東西。”

拿東西?

紀禦霆隱隱感覺到一絲不對勁。

笙歌已經一溜煙的跑去隔壁臥室,又噠噠噠的小跑回來。

她再次進來時,雙手背在身後,一臉神秘兮兮的樣子。

然後脫鞋上床,緩緩跨坐到他身上,膝蓋跪在床上。

蔥白指尖開始一顆一顆耐心的解開他剩下的襯衫鈕釦。

她冰涼的手指解鈕釦時,還會偶爾不小心碰到他溫熱的肌膚。

像是若有似無的故意撩撥,掀起他渾身一陣陣顫栗,呼吸也跟著急促起來。

這是和醫院那天一模一樣的前奏劇本。

笙歌這是想通了,終於又打算開葷了?

然而,紀禦霆還來不及高興,就見笙歌將藏在身後的一盒墨綠罐子拿出來,蓋子打開,一股清淡的藥香味飄出來。

紀禦霆:“?”

笙歌迎著他疑惑的目光,用手指剜出一塊深褐色藥膏,在手心搓拭到膏體融化微熱後,輕輕塗抹到紀禦霆身上那些青紫的痕跡上。

“禦哥哥,這是我昨天特意問了醫生的法子,有助於活血化瘀,幫助痕跡快速恢複,明天你身上的這些青紫就可以消掉了哦,開不開心?”

她的聲音很俏皮。

清冽的星眸,透著誓要徹底消滅證據的堅決。

她絕不會再讓第四個人知道,她那天在醫院衝動之下的豐功偉績!

紀禦霆:“……”

嗎的,他剛剛究竟在期待什麼?

笙歌注意到他心如死灰的墨色瞳仁,好奇,“禦哥哥怎麼不高興,是不喜歡這個小驚喜嗎?”

她可是第一次親自給人按摩推拿呢!

紀禦霆深吸氣,磨了磨後槽牙,從牙縫裡擠出兩個字,“喜!歡!”

笙歌很高興,手上按摩得更賣力,手法都是她昨天在網上現學的,就讓禦哥哥做她推拿的第一隻小白鼠吧!

“禦哥哥彆動哦,乖乖的,我會儘量很溫柔的!”

紀禦霆歪著腦袋看向窗外,一動不動,任她宰割。

菲薄的唇角緊抿著,表情格外陰鬱。

“這樣會疼嗎?需要我輕點不?算了,還是用點力,你忍一忍哦!”

“禦哥哥的腹肌真好摸,嘿嘿嘿……”

“禦哥哥,舒不舒服?我棒不棒?快誇我!”

“……”

“真!棒!”

笙歌進來的時候忘了關上臥室的門,門是虛掩著的。

她的聲音不小,全都一字不落的傳進剛好走在樓梯間的似年耳裡。

尤其是紀禦霆最後那句咬牙費力的沉吟,聽起來格外的**。

他們這是在……?

似年驚得下巴都要掉了。

他這是聽了BOSS和笙歌小姐的現場直播嗎?

麻蛋,他的耳朵臟了啊啊啊!

BOSS這纔剛消停了兩天,怎麼可以又劇烈運動!

喪心病狂,喪儘天良,毫無人性。

笙歌小姐就是個禽獸啊!

十分擔心自家狗上司生命安全的似年,急得站在樓梯間乾跺腳。

不行!

就算BOSS回頭會生氣,還要扣他工資,他也必須做點什麼!

他搓了搓手,深思了會。

突然計上心頭。

他悄悄上樓,就站在臥室過道上,雙手開始很有節奏感的大聲鼓掌。

“啪啪!啪啪啪!啪……”

房間裡的兩人毫不意外的聽見了他的掌聲。

笙歌往門外瞧了一眼,冇看見人,湊近紀禦霆小聲嗶嗶,“似年在乾什麼?拍得還挺帶勁兒,他是不是有病?你這做領導的,也要多關心下屬的心理健康知道嗎?”

“……”

紀禦霆的臉沉得跟鍋底一樣黑。

他聽懂了。

鼓掌和‘啪啪啪’,都有泛指那方麵的意思。

而且似年拍的是他們的暗語,意思是:“剋製!要剋製!一定要剋製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