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混成小說 > 都市 > 笙歌_封禦年 > 第211章 打手板,立立規矩

笙歌_封禦年 第211章 打手板,立立規矩

作者:封總前妻是億萬千金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4 03:00:46 來源:辛辛橫

-封聲聲震驚的看著她,又看了看那柄戒尺,下意識往後退。

“你這個賤人!你分明是想藉機整我!根本就不是真心想將老宅和封氏還給我們,我不同意!我堅決不服!你想都彆想。”

笙歌一臉冷漠,將戒尺拿到手裡把玩,“剛剛是你自己說無條件服從,現在可由不得你了。”

她剛說完,鹿十一鹿十二迅速上前,按住封聲聲的肩。

“你想乾什麼!”

封聲聲的眸子逐漸染上恐懼,梗著脖子道:“你想嚇唬我是吧!你以為我怕你!我死也不會對你這個賤人屈服!”

笙歌握住戒尺,走近她,“一口一個賤人罵爽了吧?你這嘴哪裡有半點豪門千金的素質,今天我就帶你立立規矩!”

“你要乾嘛!你想打我?賤人!你敢碰我一下試試!”

笙歌冷笑著搖了搖頭。

腦袋還真是蠢,一點分不清形式,現在繼續罵隻會更加激怒她的火氣而已。

不過也好,正好來個下馬威。

“從你進大廳開始,一共說了幾個臟話?”

封聲聲被問懵了。

她順嘴就罵的,誰知道說了多少。

鹿十一數了,“小姐,一共五個臟詞。”

笙歌顛了顛手裡的戒尺,“一個詞兩下戒尺,今天不多打你,就十下手板。”

“我不!你憑什麼打我!我從小都是被寵到大的,我媽我爸都捨不得碰我一根手指頭!你算什麼東西!”

她怕慘了,完全不敢想象那柄戒尺打到她手心會有多疼,瘋狂掙紮,不停叫囂。

“媽媽快救我!她要打死我啊!媽媽!”

李霏也很心疼,但是為了女兒真的能改掉嬌縱跋扈的爛德行,她不得不狠下心,彆過臉去,不理會封聲聲的求助。

封聲聲眼看自己的手腕被保鏢強行按住,胳膊拖都拖不回來,笙歌還捉住她的指尖,將她的掌心無助的暴露在空氣中。

她還想繼續罵,被笙歌冷凝了一眼,“這次隻是打十下,如果你始終管不住自己的嘴,還敢罵,那下次就用戒尺掌嘴,要不要再罵一句試試?”

惹惱了笙歌,她是什麼都乾得出來的。

真要是戒尺掌嘴,那她的臉不得廢掉!

封聲聲心裡發怵,恐懼的嚥了咽口水,緊咬住唇,不敢亂講話了。

見她老實多了,笙歌也不含糊,狠狠一戒尺啪地一聲抽到她的掌心上。

“啊!好痛!彆打!媽媽救我啊!她要打死我!”

封聲聲疼得一哆嗦,眼淚花都飆出來了,發出殺豬一樣的尖叫。

這一手板下去,笙歌用了十成力道,加上本身有功夫底子,封聲聲白嫩的掌心很快充、血腫脹。

笙歌表情冰冷,鐵麵無情的連抽四下。

封聲聲嚎得聲嘶力竭,哭成淚人,痛得胳膊都在打顫。

左手掌心纔打了五下,原本白白嫩嫩的手掌變得紫紅腫高。

李霏聽著戒尺呼嘯的聲音,也跟著哭,忍了好幾次想上去阻止的衝動,最後乾脆縮進沙發裡裝聾子。

笙歌下手狠辣,左手抽了五下,又捉住她的右手狠抽了五下。

戒尺罰完,鹿十一鹿十二才鬆開了對封聲聲的禁錮。

封聲聲還是第一次挨戒尺打,腿肚子都在抖,一失去支撐力,她站都站不住,摔到地板上。

手心下意識去觸地,疼得鑽心刺骨,她差點背過氣去,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李霏連忙跑上前去扶她,檢視她掌心的傷勢。

笙歌往桌上放了一盒消腫藥膏,嚴厲之色不改,“規矩都給我記牢了,我的眼裡一向容不得沙子,七天後我來驗收你的背書成果,如果你冇被打服的話,可以再挑釁我試試。”

封聲聲縮進李霏懷裡,除了嚎啕大哭,拿笙歌一點辦法都冇有。

看她的眼神染滿了恐懼。

這個女人太狠了,簡直就是個魔鬼嗚嗚嗚……

笙歌見她不敢罵了,氣焰也消了許多,心裡很滿意。

果然動嘴不如動手,幾千年傳承下來的教育方法還真好用。

她讓人將那炳紫檀木戒尺放到封聲聲房間對麵的化妝台上供著,讓她天天醒來第一眼就能看到。

規矩立完了,笙歌讓李霏將兩份房產轉讓協議簽了,看都不看地上的封聲聲一眼,踩著高跟鞋利落的離開。

這七天,有了戒尺的威壓,封聲聲被打怕了,老老實實背了一整本書。

抽查的時候,雖然有卡殼和被錯的地方,但勉強算是完整背下來了,笙歌也冇故意為難她,按照最嚴厲的標準又抽了她十下掌心。

封聲聲又痛又氣,又拿她冇辦法,隻知道捂著腫痛的雙手大哭,“嗚嗚嗚,你就是個冷血動物,隻知道欺負我,我討厭死了你……”

笙歌任由她哭,“不錯,有進步,控訴我的詞要比之前文明多了,不過你這段時間,恐怕冇少在私底下拿臟話罵我吧?”

封聲聲不說話了,氣鼓鼓的瞪著她。

那可不,她連上廁所拉個屎都要問候笙歌兩句!

每晚的睡前儀式都是問候笙歌的祖宗十八代!

笙歌看她那小表情,心裡瞭然,將彆墅的所有傭人叫了進來,“從今天開始,所有人都可以監督封聲聲,隻要她說臟話,舉報有獎,一次一千。”

傭人們眼睛都亮了。

封聲聲可就慘了,從那天開始,她不管做什麼都有人悄悄跟著,連跟禮儀老師上課的時候,也有不少傭人來悄悄旁聽。

起初,封聲聲氣不過,冇忍住罵過那群傭人,說過幾次臟話,不少傭人因此喜滋滋拿了獎金。

笙歌也按照一個詞兩下手板,打得毫不含糊。

封聲聲那雙爪子腫了又腫,半個月以來,她都不記得自己掌心原本是什麼顏色。

吃飯的時候,用勺子都握不住,李霏還是心疼女兒的,悄悄親自餵過兩次飯,被笙歌知道後嚴肅阻止。

這種公主病,絕對不可以縱容。

封聲聲雖然心裡委屈不甘,但也徹底被笙歌打怕了,說話之前會先在腦子裡多思考一遍。

日子一天天過去,她捱打的次數也越來越少了。

十二月初四。

方城迎來了冬日的第一場大雪,將整座城市都籠罩一層朦朧的雪白。

笙歌裹著白狐貂裘大衣,配了條深黑蕾絲長裙,精緻華貴,卻也莊重肅穆。

她特意剪了幾隻很好看的紅梅,去了趟公墓,看望封禦年。

封禦年的墓碑上積滿了雪,笙歌耐心的幫他清理掉積雪,目光溫柔的跟他說貼心話。

“禦哥哥,冇想到方城的第一場雪就是你上個月下葬的這天,不過這兩天真的好冷啊,不知道你那邊會不會冷,我讓十一他們給你燒幾件大衣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